嚴力詩選

嚴力 嚴力(1954- ),祖籍浙江寧海,出生于北京,旅美畫家、紐約一行詩社社長、朦朧詩人代表之一。

嚴力1973年開始詩歌創作,1979年開始繪畫創作。1978年參與民刊《今天》的詩歌發表及活動,1979年為民間藝術團體“星星畫會”的成員,參加兩屆“星星畫展”的展出。1984年在上海人民公園展室首次舉辦個人畫展,是最早在國內舉辦的前衛個人畫展。1985年夏留學美國紐約,1987年在紐約創辦“一行”詩歌藝術團體,并出版“一行”詩歌藝術季刊,任主編。2001年“一行”詩歌藝術刊物改為網上刊物。1985年至2006年,曾在香港、法國、英國、美國、日本、瑞典、大陸和臺灣舉辦過個人展或參與集體展。畫作曾被日本福岡現代博物館和上海美術館收藏,以及世界許多地方的個人收藏家收藏。同時,在大陸、香港、臺灣、紐約出版過小說集和詩集十種以上,作品被翻譯成多種文字。

出版的詩集有《這首詩可能還不錯》(1991)、《黃昏制造者》(1993)、《嚴力詩選》(1995)等,主持海外漢語詩刊《一行》。

永恒的戀曲——維納斯 反省創造無奈 我對笑已失去耐心
星期六的陽光明媚 這一代 表達
另一種骨頭 人類天生的瀟灑 愧于做我
銹的邏揖 窮人 我是雪
蘑菇 證明 以人類的名義生存
規律 夢是珍貴的遺產 超級英雄的反省
地球的簡歷 紐約 誰是誰
新世紀的沉思 中秋月 對不起
看見黑暗 首次與二十一世紀共進晚餐 現代豪杰
節日的彎度


永恒的戀曲——維納斯

她被推下水去
壓倒一片成熟的水草
魚兒如標點符號般驚起
她和她的故事
沉默地睡了幾個世紀之后被撈了起來
今天
我久久地坐在進餐的位置反省
很小的食欲在很大的盤子里呻吟
身體中有很多個欲念來自遙遠的前世
我清楚地憶起了她
我曾強行掙脫過她的擁抱
她留在我脖子上的那條斷臂
今世依然無法接上


反省創造無奈

死
不是一個可以繼續的選擇
愛與不愛
我
都是一個錯誤
世界用四季克服了自己追求一貫的荒誕
我理想中的十二個月各自獨立
我一天天地挪用著生命
欠下的鐘點沒有一個能脫離平凡的表盤
表盤里不緊不慢的腳步拒絕出示
起伏的骨節
我被金錢衡量出來的勞動
僅僅證明
藝術需要更多的奴隸


我對笑已失去耐心

笑
一點點蹲下去
感到臉上的累己滴成變質的奶
還有哪一條奶牛剩余在新鮮的人間

笑與皮膚一道
把衰敗的帳算在肉上
這些從古代延伸過來的肉啊
用哭的纖維組織了生活的內部宮殿
喔
在一副百年以上的肺里已嘆不出
早晨的空氣

需要維修的朽木
面對卷動著袖口的火勢
火勢并不僅僅咀嚼那
億萬病體被細菌腌過的奉獻

我如今搶著蹲得比笑更低
讓健康的想法脹痛在
乳牛的乳房中
在那被乳白色粉刷一新的地板上
以一把手術刀的墜落
畫出新世紀哭不出來的
鞋底上的皺紋


星期六的陽光明媚

星期六的陽光明媚
我們住在下午的露天咖啡里
我們談到死亡談到旅游
談到自殺者
談到從這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
談到自殺者到另一個世界以后
載自殺一次就回到了這個世界


這一代

以扛東西的姿勢
他的決不松懈的發育
源自在他肩膀里扛東西的祖先
他被繼續的重量所鼓勵
扛不起還未被人類磨圓的一切石頭

他緩氣的時候
聽鋼琴的琴鍵離開手指
回憶的喧響得到墓地的批準
在那里為過去睡著過的聽眾補奏一由

他匯集了各大洋流行的船歌
吹順手上握掌纜繩的風流
帆終于升到了內心的深處
以一條出汗的魚自居
他扛著所有的潮水
洗干明天的沙灘

當化妝品攀爬生命之皺波的梯節
歲月之漿在鏡中劃碎成群的肉浪
他握有的那張
宣判人類原罪的自殺選票
投與不投
都是為了表白
自由的靈魂不需要總統

他與以前的族類一樣
扛起被叛刑的責任像扛起家鄉
他不想破壞風景地
與殺人放火者一道逍遙自在地圖上

他與蔬菜一道
捍衛著原始的營養
而大地對每一棵蔬菜的教育
使他畢業之后有能力救出
被賣掉之后的權力
他隨時準備回歸土地的方向明確

他駕駛著夢并不僅僅趁著枕上的黑夜
他的精蟲使路標懷孕
人們會讀出各自肚里的現代孕味
并把站在世界面前的問號掰直成嘆號

他去的地方真的不算太遠
在肩膀之上
在太陽之下氣球

不管你是呼喊口號
還是表達情愛或歌唱
甚至罵人
整個世界都請你把嘴中的那口氣吹汽球
因為我們都在廣場上
用陽光把自己逐漸曬成春天
當花打開你善美的才能時
請發揮放射芬芳的魅力
請用我們在同一線團上的你的那截繩
請系住對和平的向往
你看
這是歷史請地獄關門的日子
是上帝請人類在地球上舉辦天堂宴會的時辰
啊
不管你是握拳還是握刀
請加入笑臉的潮流
請買一個汽球
請松手


表達

當理想不再成為財富
身上又沒有可賣給明天的時候
一堆時代的果核
被準時從桌上清除

這是最后一種滋味
心臟已無力承擔的營養
失意者的胃口從盤邊撤退

遺傳的因素很多
即使是一個完整的果子
皺起的臉面以及歲月削過的地方
已不是鮮血的泉眼

還有一次表達遺憾的機會
那就是一旦閉眼就不必再沉默了


另一種骨頭

狂奔的腿還在狂奔
只剩下狂奔在腿上寫文章

聽不見隔壁激動的心跳
半張床在別人的身下走進另一間睡房

如此早來的孤獨如此的輕手輕腳
我睡不了兩張床
哪怕兩張都是我自己的車票

我向誰訴說
誰能替我把狂奔從腿上撕掉

我不到窗口去眺望寂寞
不高歌陷下去的喉嚨
在低沉的地方我享受身高
我看見另一種骨頭
在土里轉動地球


人類天生的瀟灑

關于美
關于怎樣打扮
有一輩子趕不完的各種潮流
關于宣傳
關于怎樣出版
有一輩子也糾纏不完的各種觀念

關于選擇
關于即興
關于未來
那是些每天都可以被定為節日的歲月
以及
每晚都有夢想的禮花在自家的院子里升天
但是首先
關于人
關于怎樣做人

他第一次張嘴
就遇到了誰都可以自由呼吸的新鮮空氣
就擁有了從里面可以鎖上的家庭之窗
關起窗
他有污染自己的權利
他甚至選擇了交換污染的研究項目
后來
他一直想成為清洗世界的博士
并且
手捧著自己創作的書籍前進


愧于做我

漲潮的人口
又多了一些比例上的天才
擠掉了一些光
更多的對方暗了下來
我看不到你
你看不到我
中間是一筆生意

文學的感嘆飄逝如云
拋起的文字被引力糾纏
每天都有人遺失幾行生命
我去撿這樣的垃圾
越撿越窮
越撿越撿進地下
漲潮的人口
使我越來越愧于走成站起來的人


銹的邏揖

哇
又是一個悶濕無比的雨天
又可以把飛出槍膛的子彈銹在空中
他用激動把自己銹在不眠的床上
電話鈴突然想起
一串好消息銹在即將來臨的明天
火銹在臘燭上
哭聲銹在糖罐里
民族和國家銹在世界大家庭里
男女銹在愛情中
毒品銹在植物里
蜜蜂銹在自己的刺上
仇恨銹在教育銹在克制中
哇
罪行銹在舊書銹在歷史里

如果明天是個陽光明媚的春天
被銹住的一切會不會脫韁而逃
或者后天
或者明天的下個月
他嘆了一口沒被銹在內心的氣
如果銹的風景靜止在鐵上
這個世界
依然有上帝在我們心里造槍造炮


窮人

二十塊
補丁
一左一右
在月光下
勞動
好面熟的
風
你補著
殘破的
天空


我是雪

我寫日記
寫滿了大地

我是雪
漂零只是
途中的事情

我是雪
是蒙向尸體的
白布

或者
我錯了
但我又怎能
原諒枯黃的一片

我
是雪


蘑菇

誰能
說服自己
在陰暗的處境里
生命不存在了
背著光
朽木懷了孕


證明

多美的景色啊
就在陽光指給我看的時候
一滴鳥糞把指尖濺臟
指節像從我身上拔出的一段心事
但是
為了盡快地證實春天
我捏住了一只雄蜂
它誠實地證明了
春天的來臨起始于一場疼痛
請睜開傷口看一看吧
多美的景色啊


以人類的名義生存

綻開笑臉的花朵不表現我的土地
我去嘗試掀開一個枕頭
但是夢也凋零了
我不再乞求春天被我征服
假如又出現一個一見鐘情的人
假如她在我滿是皺紋的風景區
投下炸彈一樣的吻
我只能想起防空洞
我和挺不起腰來的花朵們都害怕戰爭
但我打心眼里喜歡幽默的故鄉
每天都鉆出去嚴肅一陣

我有過的幾艘沉船也在海底團結了起來
不表現海面的洶涌波濤就像
我的胃口被風流場所噎住了
饑餓沉到了腸底并且一言不發
如今我翻弄內衣找到了這顆
系不進扣眼的扣子-
我的頭不止一次地縫錯了地方
但幸虧我的每一次轉身
都放開了腳的喉嚨向前歌唱

我了解到
年青人下巴上齜出胡須的那股勁
來源于我們
使我們敢于衰老和死亡
而我那系不進家庭窗口的頭
也敢于為思戀而長期流浪
生命啊
是沒有門牌號碼的
到了明年春天
誰也不會去草地上詢問
你是不是去年那株名叫某某某的小草


規律

在另起一行的陽光中
露珠長成了葡萄
閣樓深沉為地窖
兩個杯子碰在一起懷孕了又另起一行
幾條鼠尾以不可能再寂寞的勁頭
抽打著已被啃得光溜溜的夜
并且打賭誰敢去和母貓睡上一覺
另有一大堆鼠輩圍著一只死貓留影
嘲笑自己又另起一行殘廢的幽默
咬斷牙根的嫉妒者裝了假牙語言另起一行
總之
時間像野馬從膿血的土地上
濺出無數個死者的幻想另起一百行
所以
必須等腦袋長出了莊稼再說
鑲刀會另起一行
土地將爬進糧倉使饑餓另起一行


夢是珍貴的遺產

這是流亡在你枕頭的我的頭嗎
每次理發我都緊縮著思想的腳后跟
把我絆倒絕不是你的天賦
只是我失去重心的時候
你的枕頭最靠近我的夢

只要是積極描寫光明的筆
肯定首先用完了墨汁
——再次理發就要暴露了幾縷白發
碰巧最近的藏身處又是你的床頭
你的夢中跌進一個年老的觀眾

其實
可以謝幕的日子里你我都不遠
上帝給我的干糧我要比你早幾天吃完
請按習慣用悼詞撣掉我的頭但要記住
枕頭里的干糧必須留給將來的人


超級英雄的反省

這一年里沒有作業
鉛筆刀削著橡皮
這一年里沒有石頭對你的腳開玩笑
魚刺也不想把花銹在你的嗓子眼里
這一年真是平靜之極
嫩芽沒有伸出懶腰
仍然是去年脫下的衣裳北風塞在角落里
這一年里只能把私人挖出來再理一遍
炮彈們用安眠藥充饑
這一年里書籍都團結在書架里
酒瓶子爛醉如泥
空虛在你去年咬出的一排排牙印上
彈奏得極其賣力
這一年里只有風在風塵仆仆
你撣了一年才看見灰底下的日歷


地球的簡歷

我
從西方往下
往下再往下
從草根豐滿而細嫩的骨節往下沉
蚯蚓穿過耶穌手臂骨上的釘眼像
穿過凱旋門的具有儀式感的隊伍
棺材正在向泥土輸出宗教的歌詞
植物與營養品的制造商在暗房里
研制基督教以及其它教派的壽命
心靈的曲目被轉錄成
花朵之喇叭上的色彩
花香的歌詞逼迫人類用崇拜傾聽
春天是不必祈禱也會騷動的季節
集體
是一片可以放置信仰的天空
但歷史用地理和文明的痕跡證明
往下才是更遠更全面的科學探求
無論東方還是西方
必須穿過地球的中心往下
我在東方的出現必須路過兵馬俑
博物館的頂窗就是唐代的出氣孔
我騎上二十世紀開放了市場的
信仰經濟繁榮的唐三彩的駿馬
再往下我就進入了星空
到了人類想象力的極限之處
我看見了神在更大的自然中操勞
而在銀河系辦公室的某個角落
才有一個名叫太陽的經理
在其厚厚的檔案夾里
有一份薄薄的地球的簡歷
遺囑的實習   
我是離我最近的那個人
那個離我最遠的我
我和人性之間雖然沒有時間的概念
但我的鐘從來沒有拒絕過這個世紀
雖然在自戀的游泳池里淹死成裸體
可我始終擺脫不了那身語言的壽衣
我喜愛的女人們比我更懂得詩歌
教導我使用最直接的行為的韻律
我是用感情來換取食物的老鼠
是故意鉆入鼠夾來理解幽默的貓
我指揮癌細胞的圖案來裝修體內的明天
就像二十世紀用生銹來打扮過時的機器
我不想乘坐病床進入二十一世紀
但二十一世紀會乘坐病床進入我的身體

1997.4.紐約。


紐約

沒到過紐約就等于沒到過美國
但美國人對紐約抱有戒心
到過紐約就等于延長了生命
一年就可以經歷其它地方十年的經驗
集中了人類社會所有種族經驗的那個人
名叫紐約
在紐約可以深入地發現
自己被自己的惡毒扭曲成彈簧
世界上許多有名的彈簧
都出自紐約的壓力
與犯罪和股票每分鐘都有關的新聞節奏
百老匯的閃爍與警車的嘀鳴
街上的即興表演
紐約這個巨大的音響設備
讓你的肌肉在皮膚底下情不自禁地跳舞
啊
紐約的司機
好象要帶領世界的潮流去闖所有傳統的紅燈
但是
別忘了小費
到過紐約這個社會大學的學生們都知道
這是一個充滿了犯罪學老師的地方
學生中間混雜不少將要一夜成名的
最新的老師
其中
法律的漏洞是律師們最喜歡表現其智力的靶心
嘿
住在紐約的蜜蜂們
甚至學會了從塑料的花朵里面吸出蜂蜜
綽號“大蘋果”的紐約
這蘋果并非僅僅在夏娃和亞當之間傳遞
而是夏娃遞給了夏娃
亞當遞給了亞當
大聲咀嚼的權力掀起了許多不繁殖后代的高潮
入夜的紐約
在吞噬了白天繁忙的陽光之后
早就迫不及待地解開了燈光的鈕扣
坦率的欲望
就像所有的廣告都擦過口紅
妓女
妓女雖然是紐約非法的藥
但生活常常為男人開出的藥方是:
妓女一名
喔
繁榮就是紐約驕傲的毒品
撩起你的袖子
讓繁榮再為你打上一針吧
兇殺雖然很夠刺激
但紐約不眨眼睛
紐約紐約
紐約是用自由編織的翅膀
勝利者雇傭了許多人替他們飛翔
多少種人生的汽車在紐約的大街上奔馳啊
不管你是什么牌子的創造發明者
或者你使用了最大的歷史的輪胎
但紐約的商人已經在未來的路上設立了加油站
紐約紐約
紐約在自己的心臟里面洗血
把血洗成流向世界各地的可口可樂

1996.


誰是誰

我聽見頭腦的暗房里有人在操作
在放大一張比臉更大的臉
我問我哪兒能懸掛這張照片
是誰把我全部的鮮血當作了顯影藥水
而被放大的又是誰
此時
我聽見門發出一聲女式的響聲
照片還攜走了我暗房中的一塊墻

1996.6.19 瑞典歌特蘭島  


新世紀的沉思

他很久沒有寫
爺爺奶奶
這幾個字了
是怎樣的身軀承載過的歷史
在他的心頭書寫崇高的平凡
當痛苦
把爺爺奶奶哺育兒孫的幸福
埋入他的身體
這沉重的社會背景
才是他能把握在手的遺傳
今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他在大西洋的彼岸把他們的稱呼
敲打在電腦的鍵盤上
他已很久沒有在筆劃上流淚

他已很久沒有仔細地體會
這稱呼延續出來的他的行為
他的生活風格他的命運
他已很久沒有體會
如何去仔細地追究更久遠的先輩

指間的觸感抵達文明史酸痛的穴位
他已很久沒有收到爺爺的教誨
已很久沒有消化奶奶燒的菜肴
他已很久沒有坐在他們
飽含熱火的骨灰旁邊取暖
但他在電腦的鍵盤上
敲打心靈的熱鐵
何時才會出現的理想的形狀啊
他已很久沒有藍圖的消息

但他血液里有全世界通用的
家庭血型
雖然中國在她的母語里伸展枝葉
而人性才是這枝頭上的花朵
他在異鄉的命運中飛來飛去
他已很久沒有把蜜蜂吐回蜂巢

1999.12.31 紐約


中秋月

中秋月
是人類最早轉播悲歡離合的
中華牌通訊衛星

中秋月
是所有節日中最大的一個氣球
永不落的和平的廣告

中秋月
是所有節日中最高的一盞燈
是沒有停電之苦惱的光芒

中秋月
雖然有許多家庭或情侶無法團聚
但它是永遠鼓勵人們抬起頭來的節

寫于1990中秋,改于2000中秋


對不起

對不起
我忙于在互聯網上與人生溝通
雖然問題的解答在奔向屏幕的途中
接受了許多令人勃起的廣告
對不起
我不管是誰在撰寫回答
能在電腦頁面上流浪的就是時代的主持人
對不起
我在天馬行空般的網上沒有遭遇過韁繩
每一天都在知識的草地上放縱食欲的瘋狂
對不起啊對不起
我雖然翻來覆去地體會西方文化的生殖能力
但新世紀的性感
更表現在超越語言的商業叫床上
對不起
依賴電子交流的男女正經歷著感情的洗禮
敲打郵件的地址就是敲打我的心扉
對不起
我的手指已習慣了在鍵盤上撫摸你的頭發
甚至我襯衫上的一排鈕扣也靠它來為你解開
對不起
我甚至看到了我的兒女已被存盤于未來
那比按部就班的日常操作
節省了多少寶貴的時空
對不起呀對不起
親愛的青春
我就這樣走向復雜騷動的你
卻沒有敲過你家的門

2000.10.5


看見黑暗

雞尾酒的液體隧道
和霓虹燈彩色的管壁連接
隨波逐光的共性難以制服
我們看見了
文字陽痿但視覺勃起的世紀
看見了科技在不斷地修正感官的焦距
我們看見了
經濟的手段在努力賄賂地球
讓其默默承受內心的流失
我們看見了
超越了血緣民族和國家的競爭
依然是最原始的爭奪
于是我們看見了
一座座都市的動物園
華美的籠穴在互相攀比
我們還看見了
龐大的強權和渺小的貧困
無奈的承受者繼續被同情垂釣著
我們看見了
金錢在世界各地旅游
后面尾隨著為其服務的整個人類
我們還看見了
先進的武器在為所謂的家園撐腰
因為動物更害怕動物的偷襲

趁著二十一世紀的第一道曙光
我們再次看見了
只有瞎了之后才能看見的黑暗


首次與二十一世紀共進晚餐

坐下來!
兩廂情愿的位置總讓我受寵若驚
命運用緣分為我壓驚
未知的前景里有幾片審美的雪花

我幸福地感嘆著:
無法推遲也不能提前
它適合從冬天向春天過渡
適合從人到情的那段距離
但也適合就此別離

不許奢望!!
從歷史背景里伸出的手
把我拉回到已經登過記的鏡框中:
   請保持與舊照片的關系
   請繼續消磨以前的曝光

但是 更重的分量讓我坐在這里
坐下來感受逐漸電腦化的食欲
坐下來接收營養追隨熱血的電子郵件
這是新世紀首盤感情軟件的下載
我吩咐招待員:
快把買單拿來!!!


現代豪杰

我認識幾只獻血的蚊子
他們把袖管一摞
或者甩出一串豪言壯語
或者一言不語
都有著劫富濟貧的英雄風度
他們是蚊中豪杰
經營血液像經營股票
每一單下去
都會讓商界的皮膚凸起一處墳包
他們獻血
為了新聞報道的版面多一些紅色的刺激
他們獻血
為了證明原始行為早已轉換成科技
他們獻血
更為了股票是全球經濟普及化的先鋒
因為每一單下去
已分不清針對的是誰的肉
所以每一單下去
都把"為人民服務"提到"為人服務"的高度

2001.3.


節日的彎度

禮花四射的光彩
沿天空的脊背彎下來
仰望者
以美學的慣性往甜的方向傾斜
內心的牙為此被幻想的糖腐蝕

天空的脊背上
禮花繼續敘述著節日的彎曲
我在人群中俯視著自己的鞋
它是一截個人的尺寸
從集體中剪下來的孤獨

禮花瞬息的燦爛
抽象了所有的具體
我從清醒中再清醒一次時
天空的脊背緊貼著我的脊背
之間已沒有任何縫隙可以穿梭禮花

1999.6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河北体彩排列5走势图